三星堆上新!

2021-03-24 14:14:32 | 博纳飞扬

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在四川省成都市召开,通报三星堆遗址重要考古成果——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已出土500余件重要文物。


新发现
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

“十三五”期间,国家文物局持续支持四川省开展三星堆遗址考古调查、发掘。2019年11月至2020年5月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祭祀坑”平面均为长方形,规模在3.5-19平方米之间。目前,3、4、5、6号坑内已发掘至器物层,7号和8号坑正在发掘坑内填土。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鸟形金饰片、金箔、眼部有彩绘铜头像、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精美牙雕残件、玉琮、玉石器等重要文物500余件。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表示,通过历年三星堆的发掘,初步明确遗址三重城圈格局:第一重为月亮湾小城,第二重南界为三星堆城墙,第三重南界为南城墙。既是不同的分区,也代表了不同的营建年代。
据介绍,第一重城圈内分布着大型建筑区和条祀场所,以及疑似的手工业作坊区;第二重城圈为普通居住区;第三重城圈为祭祀区。此外,经中国丝绸博物馆检测,新发现的“祭祀坑”曾经有丝绸存在。目前,已基本建立起遗址从新石器时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编年体系和宝墩文化——鱼凫三期文化——三星堆文化——十二桥文化的考古学文化发展序列。

三星堆遗址“祭祀坑”考古新发现进一步展示了三星堆遗址和三星堆文化的丰富内涵,有助于推动三星堆文化研究深入开展。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华表示,此次新发现有助于解决一些长期悬而未决的学术问题,包括最基本的年代问题;也能为我们完整认知三星堆当时的礼仪空间、宗教思想以及宇宙观念提供非常重要的资料。

逐步探明三星堆文化源流
20世纪80年代至今,国家文物局指导四川省开展大规模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陆续发现三星堆古城、月亮湾小城、仓包包小城、青关山大型建筑基址、仁胜村墓地等重要遗迹,不断明确三星堆遗址分布范围、结构布局。

考古工作者陆续在成都平原、重庆涪陵长江沿岸、嘉陵江流域、涪江流域、大渡河流域发现三星堆文化相关遗址,逐步廓清了三星堆文化分布范围,也揭示了三星堆文化与中原地区夏商文化的密切关系。
此外,考古工作者在成都平原发现以宝墩遗址、郫县古城遗址、鱼凫村遗址、芒城遗址、双河遗址、紫竹遗址等8处长江上游新石器时代宝墩文化城址,以及十二桥遗址、金沙遗址等成都平原商周时期重要城址,逐步探明三星堆文化源流。
目前,国家文物局已确定“川渝地区巴蜀文明化进程研究”作为“考古中国”的重大项目,以三星堆、竹瓦街、小田溪、城坝等等遗址为重点,深入研究川渝地区文明演进及其融入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总体格局的历史进程。

三星堆上新了!3月20日,“考古中国”重大项目工作进展会通报,三星堆遗址考古新发现6座“祭祀坑” ,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据报道,其中一件黄金面具体量非常大,有可能成为国内所发现的同时期最大黄金面具和最重金器。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如果说35年前对三星堆一、二号祭祀坑的系统性发掘,带给世界更多的是惊奇,那么此次对其余六个坑的挖掘带给世界更多的是惊喜,正如专家所称,“这一次的考古工作,肯定总的收获要超过以前,这是毫无疑问的。”

无论是格外厚重的金面具残片,还是在此前三星堆考古中从未出现的丝绸残留物;无论“奇奇怪怪、可可爱爱”的人体造型铜器,还是刻有精美云雷纹的象牙制品……打开文物“盲盒”所看到的物品,无不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无不让人大开眼界、大饱眼福,无不带给观者强烈震撼,让人赞不绝口,用网友的话就是,“这绝对是我见过最硬核、最刺激、最贵重的‘盲盒’”。

“躺了千年,盼望与你相见;看了千变,守望古蜀桑田……”据专家介绍,三星堆遗址是迄今在中国西南地区发现的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文化内涵最丰富的古文化、古城、古国遗址,三星堆一经问世便获举世瞩目,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其所具有的历史价值,自不待言。

通过对三星堆的考古,我们每个人也许都能更真切地感受到“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的浪漫想象,感受到“三星伴月堆,至西十五里”的历史判断,感受到“东有扶桑,西有若木”的大胆猜想。最重要的是,通过这次考古,亿万国人都能获得丰厚的精神滋养,从而提升文化自信,更坚定地构筑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在博纳飞扬看来,考古工作者的双手正一步步复原、唤醒那些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文明传奇。其实,他们不只是唤醒了沉睡的古蜀文明,还进一步激发了我们的民族自豪感,增强了我们的民族凝聚力,中华文明绵延数千年,自有其逻辑所在!

 

电话:0532-88780520 88780527
地址:青岛市市北区延安三路67号湛山创客工场2号楼405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